我的乡愁系列(2)——母亲送我上学
欢迎登陆今日辽宁网
加入收藏 | 手机版 值班热线:024-31209211
今天是:
经济开发区: 沈阳浑南新区  旅顺经济开发区  大连金州开发区  鞍山经济开发区  抚顺经济开发区  锦州滨海新区 
您当前位置:今日辽宁网 >> 专栏与访谈 >> 专栏

我的乡愁系列(2)——母亲送我上学

时间:2016年05月30日 信息来源:今日辽宁网 【字体:
我的乡愁系列(2)——母亲送我上学
 
    如今,母亲送孩子上学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了。可是在我的记忆中,母亲送我上学的场景只有三次。每一次都是母亲站在村头目送着我,那情景历历在目,随着年龄的增长,越发让我难以忘怀。
    第一次是母亲送我上小学。小学校离我家只有二里之遥,就在代销点的隔壁。代销点是公社供销社设在大队的销售部,因我父亲在公社供销社工作,那里的人跟我很熟悉,经常跑到那里去玩。那还是1976年的夏天。像我这般大的村里孩子,夏天一般是不穿长衣长裤的,小一点的孩子就光屁股,大一点孩子才穿个小短裤,大多是没有鞋子的。那一年我虚岁刚好8岁,正是上小学的年龄。我记得开学的头一天,母亲特意为我准备了哥哥穿旧了的一件大褂子和穿起来脚可以在里面自由活动、露了两个窟窿的一双黄胶鞋。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第二天早上,母亲站在村头目送我时喊的一句话:“二儿唉——还记得见到老师时第一句话说什么吗?”我扭头回答到:“记得,老师您好”。于是我就怀着一颗非常兴奋的心情上学去了。想一想:我是一个多么懂事的孩子啊,一声“老师您好”,引来了大辫子王老师夸奖的目光和一帮小同学们惊讶的神情。自此以后,我就成了好学生,尽管不聪明,但我懂礼貌,所以老师就喜欢我。
    第二次是母亲送我上高中。我们那个时候,十里八村的谁家要是出了一个高中生都算是一件稀罕事。此前我初中的时候住校,才14岁,想家时就哭鼻子。我家离校二十五里,基本是山路,不通汽车。每到周末,就跟几个差不多大小的伙伴骑自行车回家。我现在的个头不高,那个时候更矮,骑自行车腿不够长,就从横梁底下把腿伸过去,这叫“掏档”骑。就这样,每个周末都风雨无阻。好在学校离父亲的单位不远,可以经常地到他那里改善一下生活。不过,父亲人前人后总是重复着一句我不爱听的话:“不好好念书,考不上学就回家放牛。”那个时候,我做梦都想考上高中,见到我姐姐和她的高中同学们就羡慕的不得了。我还算争气,一下子考上了县高中,那时县里还有两所高中在农村,只有县高中在城里。这下可好了,我要到城里去念书了。开学的前一天,母亲决定,父亲从供销社给我买了一套灰色西服,花了70多元,这在1987年来讲,超过了父亲的月薪。现在我为什么爱穿西装呢?其实在高中就打下了基础。开学的那天,母亲站在村头目送我,又悠长地喊了一声:“二儿唉——记着用功啊!”我扭过头去,嘴里一面答应着,眼里一面掉下了一串热乎乎的金豆子。
    第三次是母亲送我上大学。我能考上大学,许多人认为是一个意外,包括我的班主任老师。其实,我心里最清楚,母亲叫我记着用功,我岂能荒废自己的青春年华?这个时候,我家已经从偏僻的山沟里搬到了乡政府所在地,完成了我父亲一生的夙愿。家庭条件已经有了明显好转。我考上大学,全家上下都喜气洋洋,母亲更是兴奋得彻夜不眠,絮絮叨叨地跟我唠嗑,直唠到后半夜我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我离开家的时候,母亲又站在村头目送我,照例又大声地嘱咐我一句:“二儿唉,你可要混出个模样来啊!”就这么一句话,像是在我的肩上重重地拍了一下,不知道凝聚了多少鼓励和期望。就这样,我终于走出了那个自私偏狭的家族,走出了那个闭塞的小天地,走进了广阔的新天地,每一天都沐浴在新知的阳光下。我虽然还没“混”出个模样,但大学毕业时作为优秀毕业生分配到高校当辅导员。和那些回乡的同学相比,毕竟有了更好的发展条件和空间。后来由于专业不对口,我又报考了公务员,破格当了副处长、处长。我的每一次小小的进步都第一时间报告给母亲,母亲总是慈祥地微笑着,并不急于表态,好像我做的还远远不够似的。
    的确,我做的就是远远不够,我这辈子还有许多大事情要做。就凭母亲这三次送我上学,就够我忙碌一生的了。难道不是吗?
闫缜尔
(编辑:张鹏)

上一篇:我的乡愁系列(1)——怀念我的父亲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