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乡愁系列(1)——怀念我的父亲
欢迎登陆今日辽宁网
加入收藏 | 手机版 值班热线:024-31209211
今天是:
经济开发区: 沈阳浑南新区  旅顺经济开发区  大连金州开发区  鞍山经济开发区  抚顺经济开发区  锦州滨海新区 
您当前位置:今日辽宁网 >> 专栏与访谈 >> 专栏

我的乡愁系列(1)——怀念我的父亲

时间:2016年05月30日 信息来源:今日辽宁网 【字体:
我的乡愁系列(1)——怀念我的父亲
 
    2001年的夏天格外沉闷,天与地之间的距离好像越来越近。无意中从商场的手纹测命仪中得知,蛇年我要失财。而确确实实连续几次破了些小财,遂每每与妻以此作笑谈 。可未曾料到的却是,2001年7月 10日21时10分,我的父亲竟永远地告别了人世。
    父亲的离世,只是时间的问题,这是自然规律,非人力所能抗拒。现在离父亲的离世已近半月,思念之情和愧悔之意却日甚一日。虽然半年前就做好了心理准备,甚至看到父亲与病魔抗争痛苦不堪的神情,曾滋生过盼他早去的念头,但死神一旦降临,片刻的解脱过后,带来的仍然是深深的痛苦和沉重的思念。近日读书和写字的心思很难静下来。读书时,头脑中常常出现空白,写字时往往是心不在焉。说不出的失落感,言不明的痛苦状无法抹去,我不知道这样的情状能持续到何时。父亲虽然去了,不管有没有牵挂,他都不再重现,他都将无能为力,而留给我们的却都是现实问题。也许他最牵挂的是母亲?年迈体弱的母亲刚强地撑了过来,他的内心里是什么样的滋味,也许我们这些做儿女的直到有一天丧失各自的配偶才能感觉得到。但我们做儿女的心里都明白,我们已经失去了父亲,我们将更加珍爱母亲。父亲泉下有知,您应该放心吧。也许他最牵挂的还有弟弟?弟弟个人婚姻的挫折与失败,是他个人的悲剧,也是我们这个家庭的悲剧,现在找寻它的责任已经毫无意义。问题是弟弟几近而立之年,居无定所,身无所系,前程不曾为自己所左右。也许主要还得靠他自己,但我们这些做姐姐、做哥哥的心里都明白,我们有责任帮助他、关心他,都在期盼着他能早一点过上安稳正常的生活。父亲泉下有知,您也应该放心吧。除此之外,我的父亲还能牵挂什么呢?儿孙满堂,该尽心的尽了心,该尽孝的尽了孝,您应该放心地去吧。
    我一直还有这样的直觉,父亲较早地离开人世,包括他过早地身染重病,都与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有关,都与他深情眷恋那个计划经济时代,面对市场经济时代有太多想不明白、解不开的“扣子”有关。父亲虽出身贫寒,但从年轻的时代开始,一直在供销系统工作,计划经济的思想在他的头脑中扎下的根子也许太深了。当市场经济触及到供销系统这个计划经济最直接的体现者身上时,昔日的荣光不在,大厦将倾的命运出现了。父亲提前退出领导岗位,他的工作没有了,他的待遇不见了,可是他的思想还在激烈地运转着。至今我还清晰地记得,1976年那个大雨倾盆的日子,毛主席逝世的噩耗传来,父亲手扶案头两眼默默地流着泪水,这是我生平第一次见到父亲流泪。父亲不过是一个平凡的人,他不过是过去那个时代走过来的千千万万的民众中的一员。我无意于抬高父亲的人品,更无意于贬低父亲的境界。总之,父亲的故去,留下的是我对他的无尽思念,也深深地引起了我对过去那个时代的怀念。
    父亲虽然故去了,但他对我的养育之情将一直延续下去,时代在不断地翻新,但没有任何理由割断不同时代之间的联系。不能否定过去的时代,正如不能忘记父子真情。继承过去年代遗留下来的财产,正如我要久久怀念我的父亲。人世间的事物就是这样的简单,大的、小的、一个民族、一个家庭存续发展的命脉是一个道理。这也许就是我不能割断怀念之情的深层原因吧。
    我永远怀念我的父亲,如果天堂在线,愿父亲永远快乐;我将永远铭记与父亲离别时,他那慈祥的面容,直到我的生命宣告终止。
闫缜尔    
(2001年7月24日深夜)
(编辑:张鹏)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