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见欢
欢迎登陆今日辽宁网
加入收藏 | 手机版 值班热线:024-31209211
今天是:
经济开发区: 沈阳浑南新区  旅顺经济开发区  大连金州开发区  鞍山经济开发区  抚顺经济开发区  锦州滨海新区 
您当前位置:今日辽宁网 >> 专栏与访谈 >> 专栏

相见欢

时间:2015年05月08日 信息来源:今日辽宁网 【字体:
相见欢

    在我的印象里,李煜应该是一个沉溺于酒色,不思进取的昏庸之主:南唐国祚断送于他的手中;他亦是个软弱的亡国之君:赵氏铁骑兵临城下时,毫无抵抗,肉袒出降。这个人,在我心里,就这样一路卑微到底。
    记忆中也零星读过几首他的诗词,无不是奢靡艳俗的靡靡之音。对他不禁厌恶更深。直至有一日,忽然读到一阕《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渊锁清秋。"也曾为一代君王,如今投降被禁,锁于深宫之中,只有寂寞相伴,虽被封侯,但与曾经皇宫中的笙歌艳舞相比,个中酸楚,我们无人能懂,但仍可以高手到他胸中悲伤凄凉意瞬间如潮涌出,吞噬一切。
    下阙更是以寥寥几笔,勾勒出一个王国君主独自登楼,在如钩弯月下远眺故国时心中那“剪不断,理还乱”的浓浓愁绪,刻骨哀伤。想来彼时的他,当真是“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此后,心中对原本厌恶到骨子里的人的印象慢慢有了改变:原来,一个昏庸之人也可以写出如此清丽的词,也才开始相信后世对他“做个才认真绝代,可怜波名作君王”的评价之言。
    刻意寻觅下,又找到了另一首《相见欢》,上阙:“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无论别人做何解,我的感觉始终是在说他自己风雨飘摇的一生:原本舒适的生活与南唐王宫之中的他,自是那温室之中的一株花,只可惜遇到了寒雨冷风般的赵氏兄弟,只得匆匆凋谢,随风纷飞。下阙“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想来这个薄命之人心中遗憾该是不少。此时的他应该会“恨”自己当初的软弱怕是,一味忍让,对赵氏奴颜屈膝,以致落的如今国破家亡的下场吧。
    如此多的变故,曲曲折折,虽然毁掉了一个王朝,却也成就了他的诗名。如若没有被囚时的诗作,让他一生安稳,直至终老于皇宫,他不过是个会做做艳诗的风流皇帝,到如今又有谁人能记起这个南唐后主之“才”?!
    这个饱经沧桑的君主,用一个王朝的毁灭,换得了流传千年的诗名,也算应了“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辞便工”之言。
    只是,谁又能断言,以王位换才名,于他,到底值得,还是不值得?
文/白玉
(编辑:张鹏)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